首页 > 交通新闻 > 内容

评论:出租车改革要“走出深闺”
发布时间:2015/5/23 3:20:27   来源:中新网

    近日,《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公布,列出今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9方面39条重点“清单”。今年,将出台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随着打车软件对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冲击,出租车改革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话题(5月19日《新京报》)。

    在39条改革“清单”中,有关出租车改革的,不过原则性寥寥数语。但毫无例外的是,几乎诸多媒体都将之从如海的议题中拎出来,或套红、或加粗,提示公众:这个行业虽是“硬骨头”,但顶层设计“啃骨头”的节奏已启。

    “穷则变”。长期以来,在出租车是“城市大容量公共交通补充”的名义下,国家对出租车行业实行行政许可制度及总量控制制度。近年来,一方面是市民打车难,一方面是司机收入低。加之滴滴专车、一号专车、易到用车、Uber打车……用车APP的搅局,令传统出租车行业沉疴更为显山露水。各地“祥子不拉活儿”的公共事件,显然无法完全归罪于“互联网专车”的发展;的哥的姐与出租车公司的矛盾,也难以靠讨价还价的“让利”来调和。以至于今年1月6日,连《人民日报》都呼吁,“是时候取消出租车公司暴利模式了”。

    改,是箭在弦上的事。何况,浙江义乌已经在陈腐的机制上撕开了一道口子:义乌市日前公布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承诺2018年以后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出租车数量的管控,而在2018年前的过渡期,综合人口、经济等因素增加出租车运力的投入。按照改革方案,义乌还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降低份子钱,将政府定价模式向政府指导价、行业定价、协商定价机制过渡。有人问得很直白,义乌面对的,亦是中国各个城市面对的问题;那么,义乌能改的,为什么其他地方不能群起效仿呢?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表示,出租车改革已到了关键时期。所谓“关键”,无非是几个现实因素纠葛在一起:一是行业许可与总量控制已经与中国城镇化发展格格不入。供需症结,靠修修补补难以纾解。二是垄断出租车公司与成熟的市场机制格格不入。资源配置、收入安排等,长期失衡后已酿成诸多苦果。三是过时的产权关系与承包模式与全面深改的大局格格不入。如何重置既得利益的权责关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难题。

    按照中央部署,今年将出台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指导意见。那么,了然以上背景,就更当秉持公开透明的宗旨,将改革过程、而不仅是事后方案,动态化告知公众——既便于广开言路、集纳民智,也利于新方案赢得更多理解与共识。

编辑:佚名

上一篇:本田、马自达召回29721辆汽车
下一篇:选车还要看底盘 底盘优劣知多少?

编辑推荐
  • 没有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邮箱:fzyshfzgc@163.com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21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