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交通新闻 > 内容

专车之“争” 谁动了谁的奶酪
发布时间:2015-5-24 12:49:35   来源:中新网   点击:

  □本报记者 蓝震/文

  随着“互联网+”和“智能交通”等理念不断实践,汽车经济分享也成了一种大趋势。于是市面上一些如滴滴快车、Uber等企业,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

  然而,随之而来的便是,它们的存在与现行政策有了冲突。长久以来,我国出租车司机就被迫以高价购买经营许可,并且接受价格控制与营运区域控制,作为补偿,政府则严禁其他人进入出租车市场,互联网专车作为“搅局者”出现,自然遭到了出租车行业与政策的反弹。

  因此,也有人提出及早出台专车相关法律法规并向专车放开牌照,这有利于行业规范化发展,也将助力更多合法专车走向市场。

  完美的开场:

  专车软件全面开花

  林华是杭州城西一家互联网企业的上班族,自从在手机上下载了几款打车软件后,就再也不担心打不到车的问题。最近他更是只认准了Uber出行。

  “价格便宜,还服务好。”林华告诉早报记者,他选择了最低端的“人民优步”车型,从公司到住的地方,非常划算,首次注册还赠送30元。

  据了解,Uber是2013年进入中国的一款专车软件,倡导“拼车”出行,提高机动车利用率,解决出行难题。进入中国的一年多时间,这个来自美国的专车产品,迅速在中国扎根。

  据了解,自2010年10月上线,Uber最先在美国纽约、洛杉矶、波士顿等大城市提供叫车服务,此后三年以平均每月两位数高速增长,2013年进入爆发式的扩张时期。累计融资超40亿美元,估值达400亿美元,是美国目前最值钱的创业公司之一,但Uber在中国却遭遇传统出租车行业的抵制、政策方面的风险,以及安全方面的质疑。

  2013年8月,Uber宣布正式在中国试运营,试点城市选定上海。但与美国本土Uber的运营方式略有不同的是,首先在上海推出的产品是“Uber Black”,即商务高端服务。其对应车型是宝马、奔驰、奥迪等商务用车,提供包括UberBLACK(高级轿车)、UberX(优选轿车)、UberXL(多座商务车)等产品——即所谓的“专车”部分。

  2014年6月,Uber在上海、北京、深圳又开始涉水廉价的服务Uber X,与UberBlack、UberLux以及UberSUV等高价打车服务不同,UberX提供的是丰田普锐斯、大众帕萨特等车型,价格则接近甚至低于普通出租车价格。在旧金山,UberX的价格比普通出租车的价格低了近25%。

  从2014年7月开始,为了能够更快的抢占中国市场,进入中国市场近一年的Uber在深圳、上海、广州、成都、杭州和武汉六个城市推出“人民优步”服务,并大量招募私家车司机加盟。这个有着中国特色名字的产品被Uber官方定义为拼车服务(Carpooling)。

  而在Uber进入之前,国内的专车市场一直被“快的”和“滴滴”旗下的“一号专车”和“滴滴专车”所垄断。实际上,这款从美国舶来的“洋专车”,

  尴尬的转折:

  Uber频频被约谈

  最近再次把专车推上风口浪尖,正是广州、成都等地Uber 被当地的交委和工商执法人员联合调查。

  4月30日晚,广州市工商、交通、公安部门联合行动,对Uber广州分公司进行检查,并对部分违法行为进行了查处。第二天,Uber广州团队即在其广州车主官网“司机之家”发布《致广大司机与合作伙伴的一封信》。

  信中提到,该公司把人民优步作为“公益事业运作,没有收取平台费”,并出资奖励司机与乘客拼车的行为。Uber自进入广州,就与广州有关部门保持良好沟通,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创新业务的开展,并且会在未来继续积极配合,共同致力于改善广州交通,解决市民出行问题。

  而在4月26日,杭州市交通运管部门约谈了滴滴专车、一号专车、Uber(优步)、神州专车、易到用车等5家专车平台软件公司。

  运管部门再次重申“绝对不允许任何形式的私家车参与专车运营行为”,并通报了去年以来查扣了14辆以“专车”为名从事非法营运的私家车,对其中12辆各处以1万元罚款的情况。

  运管部门对“非法营运”的定义为:车辆是非营运车辆,从事相关运营,收取现金,包括支付宝交易、微信支付等途径,或以油费、过路桥费等名义收取的一切有价证券的行为。

  不过,在这场的4家专车软件公司都表态,将会严格把关纳入平台的车辆资质,清退私家车,而Uber(优步)则缺席了这次谈话。

  业内分析Uber的缺席非常好理解,相比一号专车、滴滴打车等平台,通过租车公司吸纳车辆,还可以绕开现行法规的掣肘,Uber的“拼车”模式,则完全与现行法规相抵触。

  Uber杭州负责人汪莹女士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也表示:“对于杭州市政府的相关政策,我们会认真执行,在政策范围内,来改善杭州的交通出行做些努力。”

  当然也有人质疑,拼车是否合法?汪莹则表示:“如果政府说了拼车没有合法性有问题,我们也会随时做出相应调整。”

  业内人士:

  这场变革不能太激进

  5月9日,早报记者在北京参加了一场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会上,专车话题也是众多嘉宾关注的焦点。这其中,就包括同样做专车市场的易到用车CEO周航。

  面对社会观察家石述思关于“Uber在广州等地被查,比是怎么看”的提问时,周航略带幽默地回答:“您是让我说一下唇亡齿寒呢还是兔死狐悲?”

  周航表示:“因为我们跟Uber打交道很多,我们跟各级政府打交道也很多,我只能说,我都能理解双方的苦衷。我觉得我必须得说一下,在中国要推动一个事情的发展不能过于激烈,我们得朝着我们的目标,我们叫坚持不放弃,在妥协中前进。”

  周航补充道:“但是我觉得Uber的战略有问题,他直接是按照取代出租车的架势来干,直接按照出租车来定价,是短时间直接把出租车行业就要消灭掉的架势。我觉得这个放在任何一个地方,政府都无法承受这样一个剧烈的社会动荡。”

  “专车对这个行业的取代是趋势,大家的看法是一致的,但是最好绕大弯,不要直接地冲击。中国其实有什么难的?一共200多万出租车司机,你让他一年变10%,其实没有六七年也都变完了,何必这么直接用几个月的剧烈冲击,就有可能会引起剧烈的反弹和对抗。所以我们主张整个专车行业,最好是从一个相对来说高品质服务、高可靠性服务,高于出租车的差异性服务入场,逐渐地去改变,而不是剧烈地冲击。”周航说。

  周航把中国和市场和美国进行了比较:“这个也跟美国不一样。为什么?我说Uber在美国可以这么做,美国一共全国才20万辆出租车,是中国1/5的市场规模,而且美国出租车的价格是我们的4倍,他用一个普通的车比出租车低70%,很容易做到,而且还能赚钱。但是中国不行,中国出租车行业本身就要挣这点钱就已经付出了超额的劳动,而中国的出租车是通过价格的管制、数量的管制长期维持低价、低质的服务,您再比它还低,当然你可以,就是互联网企业现在都很有钱,直接先砸几十亿就把这个行业摧毁了。”

  ■相关链接

  义乌出租车改革

  “吃螃蟹”

  专车市场给出租车带来的冲击,饱受诟病的出租车改革,再次被大家开始关注。近日浙江义乌市大力度推行改革:将有序开放出租汽车市场准入和出租汽车数量管控,实现出租汽车市场化资源配置。

  义乌为何要成为年内首个“动真格”改革的城市?按照义乌当地主管部门的说法,已是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据了解,义乌全市共有出租车1300余辆,仅6家出租车公司,已7年未增加数量,远不能适应市场需求。

  义乌市日前公布了《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工作方案》,承诺2018年以后放开出租车市场准入和出租车数量的管控,而在2018年前的过渡期,综合人口、经济等因素增加出租车运力的投入。

  按照改革方案,义乌还将取消营运权有偿使用费。今年营运权使用费将从原先的每车每年1万元降低到5000元,明年起开始全部取消。同时降低份子钱,要求出租车公司将降低的费用落实到出租汽车驾驶员。

  新政策发布后,义乌各方面都对改革很有期待。据了解,从五月开始,营运权使用费已经降到5000元,未来将把逐步取消的营运权有偿使用费全部返还给司机。

  据了解,杭州目前也已经大致定好了出租车改革方案,现在就等交通运输部的指导意见。

  “出租车改革破除垄断、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已是必然趋势。”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范柏乃指出。

编辑:佚名

上一篇:首批汽车充电站进驻武汉城区 最快2小时可充满电(图)
下一篇:中国造别克望出口美国?首款车或是昂科威

发表评论
编辑推荐
  • 没有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19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