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 内容

山东校车运营管理公司生存难:上座率仅两三成
发布时间:2015-5-25 14:52:24   来源:中新网   点击:

  在聊城东阿县,民警在对学生乘坐的校车进行安全检查。本报记者 王兴飞 摄

  在省内安全校车探索建设中,尽管校车数量存在较大缺口,但校车市场火爆局面并未出现。一直以来被社会和市场广为看好的校车市场这块“大蛋糕”,如今却成为了“烫手山芋”。在“买校车太贵、养校车太难”的形势下,投入高、回报低的正规校车不仅发展缺乏后劲,校车运营管理公司还面临着生存难题。

  在市场规律作用下,花费巨资购买的正规校车因为收费太高,成了“不亲民”的典型,在“黑校车”和乡村营运客车的双重冲击下,正规校车遭遇“水土不服”。

  校车驾驶员 比校车数量还少

  “国标校车办齐手续,最少花费15万元。”德州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表示,标准校车购置成本大,运营费用高,在没有政策扶持的情况下,很多公办学校没有能力购买校车。菏泽校车服务分公司经理刘承军告诉记者,公司购入的“大鼻子”校车,便宜的24万,49座的33万。

  据统计,德州市取得校车使用许可审批的共计237辆,其中民办学校和民办园校车占了近一半,共135辆。还有部分为校车服务公司提供的社会车辆,公办校园校车只有两辆。

  除了单凭学校财力难以购买校车外,校车购买后还面临着各种运营成本,主要包括驾驶员工资、保险,校车保险,车辆燃油,日常维修保养,随车教师补助,校车必需的日常消耗品支出等7大类。

  校车除购买贵、运营成本高之外,校车驾驶员同样面临较大缺口。临沂市农村约有14万学生需配备54座校车2800辆,但在公安机关登记备案的仅有200多辆,取得校车驾驶资格的驾驶员仅为160多人,校车比有资质的驾驶员还要多。

  在济南,据济南市车管所统计,截至今年4月底,在济南公安交管部门登记备案的合格校车驾驶员为858人,而此前公安、教育等部门的摸底排查中,济南接送学生车辆就达889辆,这意味着有接送学生车辆驾驶员不具备校车驾驶资质。

  “申请校车驾驶员条件多、要求高,和在运输公司相比,校车驾驶员除了工作清闲外,待遇并不高。”章丘市一名校车驾驶员称,除非从事校车营运,否则驾驶员根本不会考虑申请驾驶校车资质。

  看着市场很大,经营起来却亏损

  菏泽校车服务分公司拥有菏泽城区仅有的10辆“大鼻子”校车。经理刘承军告诉记者,公司现有39座小车5辆、49座大车5辆,从2015年开学投入运营至今,一直是亏损状态。“如果不是集团还有公交分公司、汽车出租业务根本无法承受校车造成的亏损。”刘承军说,对于目前的亏损状态,这是公司最初投入校车时没有想到的。

  “市区之前没有正规的校车公司,我们在市区各幼儿园和小学做了市场调查,发现市场需求量最少在200辆左右。”刘承军说,了解到市场需求量后,公司决定进入校车市场。

  在购入10辆校车试水市场之后,他们才发现,所谓的校车市场并不成熟。

  “首先就是黑校车的冲击。”刘承军告诉记者,他们有的是客车改造,有的就是三轮车。因为成本低,黑校车每月收费仅百余块。而他们的校车因为成本高,加上管理人员、驾驶员、保育员等工资支出,每位学生每月按350元收取,入座率在90%,才能达到保本经营,这个收费标准让很多家长难以接受。

  在刘承军看来,校车的运行效率增加一倍,学生乘坐校车的费用才能适当降低,这需要教育部门和交警部门支持,同时进一步加大对黑车打击力度。

  校车收费高过班车,家长难以接受

  正式校车运营困境在农村更为突出。

  为解决农村中小学上下学交通安全问题,烟台市从2009年就开始推行校车服务,截至去年9月份,烟台市校车已增至1330辆,目前,全市农村中小学校车实现全覆盖。而在实际运行中,部分农村校车出现叫好不叫座现象。

  烟台莱阳市顺大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程新刚透露,2013年9月以来,公司先后有8辆校车停运。有的上座率也就20%-30%,很少有满座的。

  导致校车上座率不高的原因则主要是校车定价比客运班车高。“家长一看校车一天要收7块钱,班车一天4块钱,都习惯了班车价钱低,肯定不接受校车。”一位小学老师说。

  据莱阳市统一定价,校车收费根据距离长短来算,2-3公里每人每学期收费600元,4-8公里700元,8公里以上750元。

  “降价就等于赔钱。”莱阳市一名校车司机表示。由于乘坐费偏高,花费巨资购买的正规校车成了“不亲民”的典型,在黑校车和乡村营运客车的冲击下,正规校车“水土不服”。

  和莱阳相比,海阳市每年给每辆校车一次性补贴5万元-8.4万元不等,每年每辆车给予营运补贴6万元-9万元不等。坐校车比坐公交车便宜30%-50%。“不用宣传,家长都愿意让孩子做,上座率基本能达到100%。”当地一名校车司机称。

  管理各自为政 校车问题也不少

  5月14日下午6点左右,临沂市兰山区东曲沂社区一居民区内,1名11岁男孩放学后到位于该社区的某学屋学习时,被该学屋接送孩子的校车撞倒碾轧后身亡。在淄博市博山区,一所中学核载30人的校车经常拉载40多人。此前也存在正规校车使用无资质驾驶人被交警查处的现象。由于校车运营、管理分散,政府部门还面临着监管难题。

  据了解,淄博市张店区现有99辆取得正规标牌的校车,尽管均由区政府2011年一次性购买,但不同地方管理方式不同。张店区南定小学配有13辆标准校车,平日里校车的运营、成本负担、驾驶员管理等工作由镇里的校车管理办公室负责。而在相邻的张店区房镇,该镇校车归属各个学校和村委会,车辆的运营与管理由学校和各村负责,镇政府不参与校车的各项工作。

  淄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的校车是由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负担配置和监管,由公交公司来运营。由于各区之间校车归属、管理和运营缺少统一标准,这使政府部门对校车统一监管造成不便。

  东营市相关部门去年发布的信息显示,东营市大部分校车都由个人自行购置,校车购买渠道不同,车型不一样,乘车费用和缴费标准也不相同,现行收费方式是由家长和车主自行协商。(记者 王兴飞 高祥 邱明 周千清 姚楠 王璐琪 谭正正 李珍梅 周衍鹏 官文涛 李楠楠 王明婧 杨霄 唐菁 实习生 张明轩 王苏巍)

编辑:佚名

上一篇:解读“黑校车”待解难题:校车正牌紧缺 杂牌抢位
下一篇:福建今后生一孩无需办准生证 二胎需个人承诺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19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