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聚焦 > 内容

川军壮烈守滕县4天半伤亡万人 王铭章死战殉国
发布时间:2015-5-25 14:54:03   来源:中新网   点击:

  顾问:李殿元(历史文化学者) 胡越英(抗战史研究专家) 何允中(川军抗战史研究专家)

  编者按:前三期的《成都故事》讲到川军一腔热血分三路奔赴抗日前线:杨森、郭汝栋分率20军和43军26师血战淞沪,与友军共同粉碎日军“三个月占领中国”的狂言;刘湘指挥潘文华领23集团军展开广泗战役,奋战在太湖之滨,成功阻延日军攻击南京。本期讲述第三路邓锡侯率领的22集团军共3个军4万余人,步行至陕西。李家钰的47军划归卫立煌的第14集团军参与山西抗战,邓锡侯兼任军长的45军及孙震兼任军长的41军则在娘子关败退后,受命奔援山东滕县一带,阻击向徐州进犯的日军。台儿庄大战由此打响!

  “22集团军差点被撵回四川。”历史文化学者李殿元教授说,22集团军41军、45军参加忻口会战,受命增援娘子关却吃了败仗,军容军纪严重不振,两个战区都不愿收留,蒋介石一怒之下放言让他们回四川。

  “邓锡侯、孙震的3个师,步行1400公里刚到宝鸡,娘子关就被鬼子抄了后路。军情紧急,川军甚至连棉衣和弹药都没有领到,就立即坐闷罐车上了前线。这是很多川军第一次坐火车,也是最后一次。”到了前线的川军完全两眼一抹黑,混乱之下连地图都没人给,连日军从哪个方向来都不清楚,稀里糊涂就投入了战斗。

  “22集团军的装备在川军中也算是差的。”川军抗战史专家何允中表示。刚刚经过长途行军而疲惫不堪的川军,穿着单衣短裤草鞋卧在雪地中,依靠老掉牙的川造步枪,每人20发子弹、2枚土制手榴弹同日军作战。第一天41军364旅的727团伤亡800多人,728团伤亡1000多人,几乎打光了。41军在短短一周内就损失了一半多兵力,全军8个团合编为4个团。集团军司令邓锡侯和45军一部陷入包围,差点牺牲。

  川军溃退了,也崩溃了,一路上只要能弄到粮食、衣物,便连买带抢,遇到军械库也砸开大锁,擅自补给。阎锡山告到武汉军委会,请川军立刻走人。军委会下令调往河北河南的第一战区,但与四川颇有渊源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也不要,说川军是“烂部队”。蒋介石一气之下声称要将22集团军统统赶回四川。

  “眼看22集团军成了没人要的抗战弃儿,准备回乡挨家乡父老责骂时,李宗仁接受了他们。”李殿元说,当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正筹备在山东南部与敌决战,不料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渠率军不战而逃,留下大片的空白地区,李宗仁急需部队填补。

  何允中描述了22集团军进入战场后的态势。

  第41军和第45军,奉命开赴临城、滕县一带守备。后邓锡侯奉调回川改任川康绥靖主任,所遗职务由副总司令孙震代理。得到日军矶谷师团大举南侵的情报后,1938年3月10日,孙震令集团军总预备队122师和364旅、124师、127师进驻滕县。陈离为第一线指挥官,负责指挥防守滕县北的45军部队,王铭章为第二线指挥官,负责滕县守备。又令王铭章为前方总指挥,统一指挥作战。

  “川军的弹药也补足了,特别是手榴弹,士兵们几乎人手一箱。”在山西作战的40多天消耗了一半兵力,此时的41军与45军,名义上各下辖2个师,实则其实每个军仅有1个师的兵力,整个集团军兵力不过只有2万多人,还不如日军1个师团。但满怀憋屈的川军官兵士气高涨,严阵以待,准备好了打一场洗刷屈辱的恶战。

  守卫滕县4天半

  王铭章死战殉国 两个师伤亡万人

  “滕县是津浦路北段要点,关系全局。李宗仁要求41军坚守三天。”何允中说,川军以巨大的代价,极好地完成了任务。

  从3月14日拂晓开始,日军矶谷廉介第10师团濑谷支队步、骑兵7000余人,配备大炮20余门,坦克20余辆,在30多架飞机掩护下向滕县外围第45军第一线阵地展开全线进攻。战况惨烈,第一日,127师周营官兵全部壮烈牺牲,其它阵地也伤亡很重。

  “矶谷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部队,一向有铁兵团的称号,战斗力很强。川军全凭勇气,步步肉搏拖住敌人。”15日,除北线45军127师主力凭借地形优势稳住外,滕县外围已尽入敌手。滕县已然守不住,此时王铭章可以撤退,至少自己可以先走,但他选择留下来。16日,滕县以北第45军阵地相继失守,41军122师、124师一部及少量地方武装共3000余人被围困于滕县城中。日军组织了6次冲击,黄昏冲入东关。当夜,守军组织敢死队收复了东关。

  决战发生在17日。一早,日军五六十门山炮、野炮向县城猛轰,敌机20余架疯狂地投弹扫射,整个滕县城火光冲天。防守东关的第124师740团团长王麟率领两个营死守东关,与日军殊死搏斗,屡次击退日军进攻。日军无奈改变攻击方向。下午2时,日军用12门榴弹重炮猛轰南城墙,同时敌机二三十架集中轰炸南关,几乎将南关夷为平地,残垣断壁和砖石上沾满了川军战士的血肉。下午3时半,日军占领了南城墙,守军大半阵亡,督战的370旅旅长吕康、副旅长汪朝廉负重伤。不久,日军对东关再次发起更猛烈的炮击,日军由城塌处突上城墙,迅速向东、西城墙扩大战果。

  此时天色已暮,王铭章向孙震发出最后的电报:“17日晚……敌大部队冲入城,即督所留部队,与敌作最后血战。”把电台砸毁后,他命令城内各部与日军展开巷战,自己登上西北城墙,指挥警卫连一个排进攻西门城楼。因日军火力猛烈,城墙上毫无掩蔽,该排全部阵亡。这时,王铭章决定到西关车站组织残部抵抗,行至半途,遭到日军密集火力射击。王铭章腹部中弹,趔趄倒地,随从们忙扶他起来,他疾呼:“抵住,抵住,死守滕县!”这时又一阵密集的枪弹扫来,王铭章饮弹殉城。他的参谋长赵渭宾、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埔、第124师师参谋长邹慕陶及随从十余人,也都同时牺牲。

  滕县县长周同听说王师长殉难,急忙赶来,抚摸遗体大哭。后缓步登上城墙,环顾四周,长叹一声,坠城身亡。受重伤的300名士兵闻讯,互相以手榴弹自炸,全部壮烈牺牲。

  王铭章牺牲后,守城官兵继续与日军搏斗。夜9时,守军200余人突出重围,是城中守军唯一的一群幸存者。城内,零星小部队仍在顽强地战斗,彻夜枪声未停,直至18日午前,滕县才彻底沦入敌手。

  滕县保卫战自1938年3月14日早晨开始,至18日中午结束,共阻击敌军4天半。41军自122师师长王铭章以下伤亡5000余人,45军自第127师师长陈离以下伤亡近5000人。

  顾问小评

  没有滕县保卫战 就没有台儿庄大捷

  李殿元

  以台儿庄战役为核心的鲁南会战,中方取得了震动中外的重大胜利。

  在鲁南会战之前,日军已占领济南。济南以南的整个津浦线北段到徐州,没有一支中国军队驻防,大批部队尚在陇海线行进途中。形势万分危急,川军受命,赶在日军王牌部队前抢占了津浦线北段空白点,保住已经势在必失的战略要地徐州。战役开始后,日方万万没有料到,在滕县这座小城,竟然被挡住了近5天。装备简陋不堪的川军,竟然这么难打!

  滕县的拼死抵抗,为中国军队的增调和部署赢得了宝贵时间,取得了台儿庄大捷这一抗战以来最大的军事胜利,迟滞了日军对华中地区的进攻步伐,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斗志。会战的指挥官李宗仁将军这样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编辑:佚名

上一篇:1945年中共七大幕后:1931年已准备召开 多次延宕
下一篇:1952年黄汉侯罕见牙刻画作现身 系双面刻牙牌(图)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邮箱:fzyshfzgc@163.com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20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