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关注 > 内容

安徽泗县:穿着新鞋岂能走毁坏青山的老路?
发布时间:2017-12-26 10:15:01   来源:华夏视点网   点击:

核心提示: 自己与安徽省泗县黑塔镇卢庄村委,在2003和2010年分两次签订50年和40年马鞍山荒山荒坡承包合同,承包面积增扩到1500多亩,好端端一座绿油油的青山,被镇政府和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无情的给毁坏了。

刘文武江淮大地一个普通的庄户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自己与安徽省泗县黑塔镇卢庄村委,在2003和2010年分两次签订50年和40年马鞍山荒山荒坡承包合同,承包面积增扩到1500多亩,好端端一座绿油油的青山,被镇政府和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无情的给毁坏了。

自2003年至今,刘文武和家人吃住都在山上,先后投资近千万元,架电,打井,建起养鸡场,养羊场,养猪场,在荒山荒坡上,种植枣树2000多棵,优质柿子树和风景树20多万棵,建护林房等80 多间房屋,通过以副养山,使荒山出现勃勃生机,经林业部门验收,已有近500亩荒山达到绿化标准。有许多果木挂上果实,年收入达到约100万元。但是,2016年初,深圳能源南京控股公司,在当地镇政府的支持下,未经协商,在他承包的荒山上开路铲树,兴建光伏产业,井被堵,电被断,树被刨,路被挖,鸡场被荡平,养羊场被推倒,养猪场被填平,好端端的一座青山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被折腾的光秃秃毫无朝气。

图为被毁坏的荒山现场
图为被毁坏的荒山现场

面对着一次又一次的申诉抗争,面对着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信条理念,在这里是显的那么苍白无力。十多年的心血被毁于一旦。经济上的损失,比起绿水青山的环境,是那么渺小,但是心理精神上的打击,委屈。向那里诉说,又有谁能倾听他无奈的呐喊。镇政府在2016年6月给刘文武送达27号受理通知书,9月4日又下发了30号处理意见书,并罗列了他三大错误。经调查,(-)2010年12月17日,你与黑塔镇蒋杨村(合并后村庄名称)签订:该村境内马鞍山南侧1500亩荒山承包合同,与时任卢庄村主任核实其和你签订的荒山承包合同为手写,并没有在打印的合同上签名。合同内容也与你提供的合同内容不相符,2016年8月31日,黑塔镇领导第一次和刘文武约谈,刘文武向镇政府领导出示两份承包合同书,该合同书,不仅是打字文本。并且盖有村委会公章。县公证处也对部分地块予以公证。

刘文武承包荒山合同书、公证书、林权证
刘文武承包荒山合同书、公证书、林权证

二、经向时任蒋杨村副书记核实,其与你签订的合同,主要用于刘文武个人申办贷款,承包荒山和申办贷款,那是两个截然不同性质的问题,三、承包合同签定后,刘文武未按规定期限交纳承包费,实际情况是刘文武自2012年12月17日和村委会签订第二份合同时。已将第一份合同承包金全部交清,否则就不会出现连续性的,第二份承包合同,这是一般常识,承包金约定,在2012年年底交情,当时正值春节双方商定节后交齐,2013年3月11日刘文武将卖枣树的4万元现金交到镇政府。正是不欠分文承包金,村镇两级没有任何人向他讨要承包金,看到如此扎实的证据链,实在是无言以对,接下来镇政府领导很慷慨的表示。鉴于刘文武在承包合同中的实际情况。镇给予5万元的经济补偿,多年来植树建厂、架电、修路、打井、买树苗、栽培、人工管理,耗费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与区区5万元现金,能成正比吗?如果刘文武遇到的问题,放在有关领导和你们的家人身上,又会作何感想,又能用什么方法解决呢?

图为毁坏树木的证明
图为毁坏树木的证明

2016年5月镇政府曾对3948棵被毁树木作出评估,认定价值54138.3万,2016年6月,仅镇政府登记签字确认被毁树木30429棵,毁损道路2000多米,侵占山地1000多亩,仅仅毁坏树木一项镇政府评估价50多万元,面对这么多树木被毁坏。作为当地的各级领导,心不颤抖不感到可惜,即使再麻木不仁,在山上栽树难;成活一棵更难的道理,难道不明白吗?对树苗浇水,施肥象呵护培植,自己的孩子一样。是谁给了镇政府和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毁坏树木、破坏环境的权利?

图为在马鞍山上兴建的光伏产业
图为在马鞍山上兴建的光伏产业

2014年9月30日宿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作出宿发改能源[2014]315号宿州市发展改革委,关于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泗县朱山20兆瓦地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备案的函,同意将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泗县朱山20兆瓦地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予以备案。项目建设位于泗县黑塔镇朱山。利用朱山及附近荒山荒坡建设,地面分布式光伏发电站。占地面积约700亩,2016年1月21曰,,宿州市环境保护局,作出宿环建函[2016]4号,宿州市环保局关于,泗县朱山20M瓦地面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审批意见的函,原则同意泗县深能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在泗县黑塔镇大朱山南侧,总占地面积约457335.62平方米,进行光伏发电项目建设。2016年1月25日,泗县致和新农村投资建设有限责任公司(甲方)与泗县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乙方),签订一份土地租赁合同。双方约定甲方同意将位于泗县朱山,马鞍山、峰山附近。面积2306亩项目用地,租给乙方进行光伏发电项目及相关附属设施建设。随后,泗县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在马鞍山进行光伏发电项目建设,从批复的文件中,看到第一次是在朱山辖区内。进行光伏发电项目建设,那么又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从朱山跑到对面一路之隔的马鞍山。现在光秃秃的朱山,没有绿化;也没有一片光伏设备。

图为光秃秃的朱山
图为光秃秃的朱山

反而绿化成林的马鞍山,倒成了光伏产业的根据地。这又说明了什么问题?领导们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吗?毁坏山林修建光伏产业的是镇政府,号召改造绿化荒山的也是他,这使刘文武很茫然。不难想象纵然为了发展光伏产业。也要在友好协商、合理布局的框架下,根据地形地貌,合理搭配,精心施工。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难道就没有不毁坏树木。又能发展光伏产业的办法。若大的马鞍山难道盛不下这两个利民的项目,答案是否定的,而是有关领导缺乏责任心。盲目的随波逐流。 

编辑:原野

上一篇:鮰鱼怎么才好吃,那就来加盟来客吃鱼,来客吃鱼火热加盟中
下一篇:抚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扬帆起航正当时 砥砺奋进谱新篇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