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报导 > 内容

江苏睢宁:虚假诉讼的低级算法为何屡屡得手?
发布时间:2018-1-5 9:24:32   来源:华夏视点网   点击:

摘要:自2010年成立运营以来,夏氏兄弟4人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驰聘纵横,索取金融高息资本,操纵该县部分银行业的官员和法院法官,采用低贷高出虚假诉讼的算法,在睢宁这个160多万人口的县和周边县市,已有20多个企业被他们搅和的鸡犬不宁。

江苏省徐州市金硕投资有限公公司,是一个以放高利贷为主的家族式金融类公司,自2010年成立运营以来,夏氏兄弟4人在短短的五年时间里驰聘纵横,索取金融高息资本,操纵该县部分银行业的官员和法院法官,采用低贷高出虚假诉讼的算法,在睢宁这个160多万人口的县和周边县市,已有20多个企业被他们搅和的鸡犬不宁,有的为了躲避夏氏兄弟高额的滚雪球利息,有的资不抵债,有的流离失所远走他乡。

睢宁县远东服饰有限公司,2011年借金硕投资有限公司夏道刚过桥款(注由于银行贷款从考察到审批或者货款回收没及时到账,暂借短时间用款,当地人俗称过桥款也叫应急款)加上约定期限内的利息,该公司出具了借据,后来他们先归还了本金可原始借据并没归还。2013年夏道刚以原始借据向该县法院提起诉讼,不仅所要本金还按月索要3%的利息和罚金,袁帮东整个价值一千多万元服饰公司被侵吞,他也只好流落他乡。

图为无法人王雪鸿签字而变更的营业执照
图为无法人王雪鸿签字而变更的营业执照

无独有偶江苏远鸿食品有限公司是省著名商标,省先进企业,徐州名牌产品,企业法人王雪鸿是县政协第十三届和十四届委员。在2001年借夏氏兄弟三百多万元过桥款,她以超额归还借款和利息,夏氏兄弟和李巍,马春,周丰,杜吉春,林海,王甫雷,王妍等人利用还款不退借据,月利息一角七分利滚利变成一千多万元债务,他们强行抢夺远鸿公司印章和账薄,并且利用抢夺的公司印章与工商局,银行的工作人员搅和在一起,伪造了一系列无法人王雪鸿签字的相关文件。莫名其妙的变更了营业执照,更换了公司名称和法人。转走了远鸿公司1100万元的银行存款,霸占了远鸿公司价值5000多万元的新厂和价值2000多万元的老厂。直至现在借据仍在他们手里,县法院也在起诉执行中。

面对如此强势的夏氏兄弟在犹如猛虎的高利贷债务中,企业纷纷败下阵来,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就像乌龟咬着手指头想甩都甩不掉,又有谁能替他们做主呢?

徐州神农纺织有限公司和夏道刚多次发生资金拆借业务,然而在利滚利结算之外,又威逼神农公司打了307万元的欠条和保证担保协议,夏氏兄弟的底气从何而来。在2015年1月,夏道刚竟然理直气壮的向县法院起诉索要此款和高利息。在法庭审理中神农公司说明情况调解员郭克强(系检察院离休干部)毫不理睬,并利用周六下午去法院调解案件。周日又到神农公司催要借款可谓“兢兢业业”,在调解员“尽心尽力”的工作中,终于将该公司在农商银行的原始股权划入夏氏兄弟名下。

图为主楼右侧被夏氏兄弟所霸占的附属楼
图为主楼右侧被夏氏兄弟所霸占的附属楼

采用虚假诉讼屡屡得手,县法院的部分法官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更不愿到银行调查取证苏爱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2011年和夏氏兄弟发生资金业务,拆借资金已经全部还清并无债务纠纷,可是2015年夏道刚凭没有履行的借款协议,向睢宁县法院起诉索要980万元借款,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苏爱尔公司索要付款凭证。夏道刚始终拿不出狡辩咬定已经支付款了。夏氏兄弟拿着借据(没有履行的借款协议)交给社会人员刘三洋带着一名脑瘫病人一名艾滋病患者堵公司厂门,拦截行人和车辆给公司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将该公司置于危险的高利贷债务中。

徐州海螺纺织有限公司向夏氏兄弟借款,在高息利滚利滚雪球式的结算中,用原始借据起诉该企业。致使公司经营困难面临倒闭。一次又一次利用不归还或者不销毁原始借据进行诉讼,成为夏氏兄弟手中的一件武器,随时射向高利贷企业,使他们纷纷中弹倒下。

江苏天虹钢结构有限公司向夏氏兄弟拆借资金,本金还完利息100多万元也付清,但是不退借据不结算,还是用老声常谈的做法,利滚利还款超过2倍后,夏氏兄弟又以借据起诉天虹公司,查封公司财产。

面对如此低级的手段夏氏兄弟乐此不疲,频繁出手。

朱刚在经营钢铁公司时向夏氏兄弟拆借资金,本金已还清,利息被高利贷滚雪球达1000多万元,利息达不到夏氏兄弟要求,已借据进行起诉,查封公司财产。组织社会人员对朱刚进行威胁殴打,对人身进行折磨导致两公司破产。

徐州茂源木制品有限公司2014年11月9日,向夏道刚借款70万元协议签字后,夏通过银行汇款支付50万元。2014年11月24日茂源公司也通过银行汇款50万元归还借款,到2016年1月21日夏道刚向睢宁县法院起诉,索要70万元本金和3%的月息。

用两手抓来叙述夏氏兄弟的经营之道恰如气分,他们不仅干投资业务,而且操作老本行房产开发建设,把人也忽悠的头头是道。2014年江苏天虹順发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投资睢宁县,夏道武提议合作建设,由他引进一个具有建筑资质的公司进行项目建设,在履行合同中,发现夏道武弄虚作假,建筑公司根本没有资质,随着事态的进一步扩展,在施工中,他派社会人员到工地扰乱滋事,逼迫天恒順发项目建设半途而废,形成烂尾工程,投资商损失近千万元,现在夏道武理直气壮的占有了项目财产。

拆借资金利息适当的出现差错,那是计算方法问题,还有块遮羞布,掩盖掩盖顾全脸面,下面两个事例的发生那又说明了什么?

图为无法人王雪鸿签字而变更的股权转让协议
图为无法人王雪鸿签字而变更的股权转让协议

2011年王章飞和夏春秋同夏道武(夏道武妹夫邢印明)谈妥一笔借贷业务共280万元。因为王章飞在外地,就委托杨春雷(原县工行信贷部主任)代办签字。借据交给夏道武,王章飞从外地回来,对借款重新立据,借款人又按照夏道刚的意思,改为王章飞夏春秋一笔借款两份借据。杨春雷得知后前去索要自己签名的借据,但夏氏兄弟互相推托拒不归还。并与2014年底,持杨所立字据向法院起诉杨春雷,致使他背上280万元的高额债务。

2012年夏氏兄弟就像《白毛女》剧中的黄世仁看上喜儿一样,瞄准了红樱桃商贸有限公司大酒店南三层附属楼,提出以2600万元和代为支付780万元欠款,为条件购买该楼。夏氏兄弟在分文未付的情况下,诱骗红樱桃公司法人,在夏道武办公室与其兄弟四人先出据2080万元收据和过户手续,房屋被其使用后剩余1120万元,他们至今拒不付款,并侵占南附楼后院锅炉房及主楼一层二层房屋共计2000多平方,酒店门前停车场及人行道也被装上护栏,严重影响红樱桃大酒店正常营业。经过派出所法院调解和诉讼五年多没有结果。夏氏兄弟却组织社会人员威胁殴打,红樱桃公司法人及家属,经城东派出所严副所长处理该公司法人被拘留长达6个小时,而涉事的夏氏兄弟做完笔录后扬长而去。为什么夏氏兄弟起诉他人和公司的案件,睢宁县法院从立案诉讼判决到执行可谓雷厉风行,而红樱桃公司起诉执行夏氏兄弟五年多而没有结果,这里面还有什么见不得光的秘密吗?这只是清退归还,本来就是人家的财产,这还要等待多久。


睢宁企业给县委县政府的求援信

在短短的5年时间里,睢宁县十多家骨干企业被夏氏兄弟摧残的濒临倒闭,体无完肤,他们打着徐州金硕投资有限公司的旗号却以个人的名义对外签订借款协议,非法集资从银行低贷高出,利率高达10%以上,他们究竟是唱的那一出戏,又是念的什么经。企业一旦掉入夏氏兄弟“甜蜜”的借贷网中,就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正常企业贷款银行,工作人员伸手张嘴卡脖子,而夏氏兄弟贷款总是一路畅通。在睢宁县这个地方夏氏兄弟到底有多少诉讼案件,又有多少企业遭遇他们的算计,只有他们兄弟四人明白。面对夏氏兄弟五花八门千奇百怪虚假诉讼,讨要高利债的招数,难道就没有引起工商,税务,金融监管,法院等有关部门的关注。扪心自问县委县政府和全县人民交给你的权利,那是让服务社会的,不是让你贪图利益谋取私利的。

当善良遇到善良时,就会开出最美好的花朵。当善良遇到邪恶时夏氏兄弟不择手段疯狂敛财,已引起睢宁县政法机关的关注。县检察院根据企业举报进行初步调查,认定夏氏兄弟涉嫌虚假诉讼等违法犯罪。已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继续审查,这十几家受高利贷之苦的企业,盼望着和夏氏兄弟一对一的算账审计结算账目,该换的款该清的利息,谁该负的责任要彻底有个了断,这事不是很难吧?

编辑:原野

上一篇:重庆武隆:静瑜书院举行迎新春读书分享会活动
下一篇:陕西府谷县能东煤矿负责人被指滥用职权坑苦股民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fzgc.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